AD
首頁 > 菜譜 > 正文

國美上升,蘇寧迷茫

[2020-07-09 16:32:15] 來源:本站 編輯:小編 點擊量:
評論 點擊收藏
導讀:原標題:國美上升,蘇寧迷茫今年3月,國美在京東開了家旗艦店。時隔不到3個月時間,隨著一紙公告,京東又成為了國美的戰略投資人,前者購買了國美的可轉債,同時還達成了深度的戰略合作。這也意味著國美在零售行業的地位進一步得到提升和鞏固。根據雙方達成的協議,國美會將“家·生活”供應鏈、中大件物流倉儲配送、服務體系、

  原標題:國美上升,蘇寧迷茫

  今年3月,國美在京東開了家旗艦店。時隔不到3個月時間,隨著一紙公告,京東又成為了國美的戰略投資人,前者購買了國美的可轉債,同時還達成了深度的戰略合作。

  這也意味著國美在零售行業的地位進一步得到提升和鞏固。

  根據雙方達成的協議,國美會將“家·生活”供應鏈、中大件物流倉儲配送、服務體系、全國2600多家門店接入京東平臺。

  國美將為京東提供家電與“家·生活”整體解決方案等優勢性商品,擴充京東平臺家電商品品類,而京東將為國美提供非家電商品,擴充國美商品SKU,加速推進全品類進程。

  而在本次合作最值得玩味的就是雙方在聯合采購方面的合作。

  一個是線上最大的消費類電子平臺,一個是線下家電零售行業的頭部企業,雙方聯手形成的中國最大家電采購規模,已經重新劃定了中國家電零售的勢力范圍。

  拼多多和京東為何戰投國美

  在京東之前,拼多多在4月即購買了國美的可轉債,并達成深度戰略合作。

  兩件事情一起看,其重要的意義在于,原來電商平臺所言必打敗的傳統線下零售商不僅難以打敗,甚至還存在著不可或缺的重要價值。

  拼多多需要國美強大的家電品類供應鏈及對應的服務能力,能夠讓拼多多在短期通過平臺補貼的方式,快速實現高客單價的家電品類的銷售增長,提升平臺的GMV和客單價,從而贏得資本市場的持續認可。

  京東則需要國美在家電領域的號召力和影響力,補充中高端家電SKU。

  自2016年起,國美零售開始了戰略轉型,一方面是對核心門店新場景改造,另一方面則持續推進“家·生活”戰略,融合社交電商、門店及國美APP綜合流量端。

  實現了從家電零售商向“家·生活”整體方案提供商、服務解決商和供應鏈輸出商的成功轉型。

  2016-2019年,國美的門店數量分別為1628家、1604家、2122家和2602家,呈現持續增長的態勢。

  2019年,國美整體營收595億元,同時綜合毛利率繼續保持在約17.91%的行業內較高水平,比去年同期的16.80%增長1.11個百分點。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國美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81.87億元。

  5月15日晚間,京東集團發布今年一季度財報,其凈營收1462億元,同比增長20.7%,如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歸母凈利潤為30億元,而去年同期為33億元。

  期末現金余額為458.69億元。

  截至今年3月31日,京東過去12個月的活躍購買用戶數為3.874億,同比增長24.8%。今年3月,移動端日均活躍用戶數較去年同期增長46%。

  顯然,京東與國美均擁有相對充足的現金流,擁有強大的抗風險能力。

  此次二者通過深度的資本合作,更重要是將充分利用雙方原有的采購優勢,從各自的強勢細分品類和品牌,在聯合采購上實現互補,據此形成中國最大的家電產業采購聯盟。

  而業內采購聯盟的建立,均是出于戰略層次的考慮,具有明確的戰略目標。

  也就是說合作的基礎是建立在各方未來的“共同愿景”上,而不是僅僅為了謀求眼前的短期或局部利益。

  從這個角度上講,采購聯盟屬于戰略聯盟,是戰略聯盟中的一種。

  形成采購聯盟的目的是為了實現比單個企業獨自采購時更高的相關總利潤或更低的相關總成本,以及更好的供應服務和商品質量。

  國美和京東之所以能夠形成這樣的采購聯盟,主要是基于雙方各自的互補及優勢:

  1、國美作為成立超過33年的資深專業零售商,擁有著強大的行業影響力和號召力,特別是在家電產業領域。

  而京東作為中國最大的自營B2C線上零售商,同樣有著對等的行業影響力和號召力。

  2、雖然京東同樣花了近十年的時間深耕家電領域,但是一方面經營周期沒有國美長久;

  另一方面在家電產業領域各自擁有不近相同的品牌商、客單價和價格區間,以及服務不同消費習慣和消費行為的消費群體。

  3、國美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產業服務體系,特別是大家電送裝同步服務。

  這個強大的產業服務體系已經形成了相應的規模和成本優勢,能夠與國美和京東在線上線下的銷售規模相匹配。

  4、國美的線下實體店場景銷售和服務優勢將與京東更大的線上無限貨架優勢相結合,實現更大范圍的品類和品牌采購,包括全球采購的建立。

  事實上,京東和國美都和其他零售商建立過這樣的采購聯盟。

  如京東與沃爾瑪、永輝超市在日百超市品類的采購聯盟,讓雙方均擁有了巨大的議價能力和更大的銷售規模。

  而國美此前與大中電器和永樂電器在確定股份合作之后,同樣形成了強大的采購聯盟,贏來了高速發展。

  只不過此次國美和京東形成的采購聯盟在業界的影響非同小可,根據我的深入研究和分析,二者的結合將深刻地影響中國零售電商行業的格局。

  首先,根據國美和京東現有的銷售規模測算,兩家家電領域年采購量已達到4000億元。

  隨著兩家的業態不斷融合以及合作的深入,銷售規模及市場占有率將有進一步提升的廣泛空間,那么采購規模將進一步大幅提升。

  最終將形成正向循環效應,銷售規模增長提升采購規模,使得品類不斷豐富的同時,擁有行業最具價格競爭力的優勢,然后進一步提升銷售規模和采購規模,繼續擴大競爭優勢,形成良性循環。

  其次,通過銷售規模和采購規模的提升,加速產業的進化和變革,推動產業的創新發展和升級,滿足智能家電和智慧家庭的消費升級需求。

  不斷實現線上和線下一體化融合,創新發展出新型的線下實體和線上新電商和C2M模式。

  最后,則是產業服務體系的進一步規?;图s化,最終實現自動化和智能化,深刻變革產業服務體系。

  除了此次國美和京東采購聯盟建立的深遠意義之外,國美自身也實現了社交電商領域的用戶和社群積累,在線上同樣擁有不可忽視的獨立性。

  目前國美已經擁有了超過16萬的社群,覆蓋近5000萬用戶,加上直播獲取的用戶資源也將作為重要的零售資產向京東開放。

  根據協議,京東供應鏈商品將通過國美門店、社群、直播等渠道和方式滿足全國用戶的需求。

  同時,雙方數據共享、技術互通,為消費升級提供精準、優質的商品和服務。

  京東借著國美實現了商業模式的平臺化轉變,將“由重變輕”;

  國美則繼續保持自己堅守的深度產業鏈經營模式,一以貫之的“家·生活”戰略,不斷夯實零售行業的“三大基石”:供應鏈體系、運營體系和營銷體系。

  5月28日,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在2020年京東零售618誓師大會上表示,京東有責任和義務跟合作伙伴一起去迎接挑戰,共同成長。

  國美零售總裁王俊洲同樣表示:

  國美與京東將在供應鏈、物流、服務等多個維度展開合作,共同加大對線上線下融合的深入探索。

  雙方將一道促進新型消費轉化為制造業的新動能,帶動家電產業提質升級,為暢通產業循環和激發內需活力做出應有貢獻。

  迷茫的蘇寧

  不同于阿里與蘇寧的換股合作,國美與拼多多、京東的股份合作是讓二者成為國美的“小股東”。

  國美仍然保持著自己的獨立發展勢頭,并且不改變既有的發展戰略和方向。通過多方的優勢互補形成合力,共同在業務層面得到提升。

  而阿里與蘇寧的換股合作顯然是蘇寧通過阿里的股份獲得資金,實現自身的多元化拓展,但卻因為天貓平臺的強勢實力,導致其失去了線上電商業務的獨立性。

  2015年8月11日,阿里巴巴與蘇寧云商宣布達成戰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團以283億元人民幣參與蘇寧云商的非公開發行股份,成為蘇寧云商的第二大股東。

  與此同時,蘇寧云商將以140億元人民幣認購不超過2780萬股的阿里巴巴新發行股份。

  彼時張近東(蘇寧云商董事長)在內部郵件中提到,雙方將在保持各自獨立運營的基礎上,整合協同商品、平臺、物流、服務、技術全方位的資源,共同探索線上線下融合的O2O模式之路。

  不過,阿里和蘇寧的最終合作,更多的只是體現在蘇寧的天貓旗艦店中,而蘇寧物流只是成為阿里菜鳥網絡平臺中眾多物流公司的一員而已。

  國美的安迅物流則通過向京東、拼多多的持續開放,一方面能夠實現獨立發展(如京東物流)并有機會平臺化;

  另一方面則是物流業務規模不斷上升,成本進一步下降,在大件物流領域贏得比較發展優勢,甚至有機會成為大件物流的領軍企業,而不僅僅是某個線上物流平臺的依附。

  目前安迅物流倉儲面積300萬平方米,擁有2186個倉庫數量,實現92%的城市覆蓋率,550多個干線、760多個支線,實現4萬余個鄉鎮無盲區服務。

  聯合采購則讓國美線下實體店的商品售價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最終實現與所有電商平臺同價甚至是更低售價。

  5年前天貓讓蘇寧易購開設旗艦店是因為天貓在家電品類幾乎是空白,但是其流量能夠幫助蘇寧易購實現線上的銷售增長。

  由于天貓是開放平臺模式,所以和蘇寧易購根本不可能做到京東和國美一樣的聯合采購合作,導致蘇寧易購只能依托天貓導流推動銷售額增長和自身線下的多業態擴張來提升采購規模。

  這個過程導致了兩個大問題:

  1、蘇寧易購的獨立APP無法得到很好地發展,線下的多業態無法與線上形成有效聯動。

  2、蘇寧易購APP和線下的多業態都屬于多品類模式,早在2010年下半年,張近東就提出蘇寧要做中國的“亞馬遜+沃爾瑪”,線上對標京東和阿里,線下對標商超和百貨。

  這讓蘇寧易購需要更多的資金和復合人才來完成多品類的采銷和招商體系,組織和人才結構變得愈加復雜、管理成本不斷上升。

  快速增長導致蘇寧線上業務獨立性在不斷喪失,線下的多業態拓展則因為跨界局限性和人才培養周期、收購后的整合難度等各種原因出現了諸多問題。

  從蘇寧易購2019年的營收結構來看,家電品類的占比已經低于45%,其在家電產業鏈的影響力和話語權已不如從前。

  財報數據顯示,蘇寧易購2019年把直營店從2368家縮減到833家,蘇寧物流2019年合計營收54億元,虧損達到28億元。

  蘇寧跟阿里的關系目前也變得微妙,一方面線上旗艦店分流了APP用戶,與天貓電器也存在同臺競爭。

  另一方面,蘇寧拋售了阿里股票用于投資不斷跨界拓展線下多業態實體店(包括超市、購物中心和社區店等),現在基本變成阿里單方面持有蘇寧的股份,雙方合作的天平開始傾斜。

  對于總部地處南京的蘇寧來說,這十年的發展到現在已開始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阿蘇的換股合作讓蘇寧在資本市場中漸漸迷失,進入了“迷茫期”。

  綜合分析,毫無疑問,此次京東的入股將使國美在家電產業鏈上獲得更大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同時京東的全品類還能不斷助力國美社群運營和直播電商等新型消費模式中,獲得更低成本的更快增長。

  降低國美線上平臺全品類的局限性和成本的同時,保持獨立性和持續創新。

  僅僅是短短的5年時間,善于堅守的國美開始贏來了上升期,在零售電商行業獲得了應有的敬重和超額回報,與電商平臺的合作屬于真正的平等互補地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為您推薦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